俄语学习网

  • 高级搜索
  • 收藏本站
  • 网站地图
  • RSS订阅
  • 设为首页
  • TAG标签
  • 俄语词典
  • 俄语翻译
当前位置:首页 »俄语阅读 » 中俄对照阅读 » 正文

新东方大学俄语3课文翻译及课后答案(三)

时间:2014-01-31来源:互联网  进入俄语论坛
核心提示:              Урок 2              课文译文              火车上的一天   
(单词翻译:双击或拖选)
               Урок 2
              课文译文
              火车上的一天
   都说俄罗斯人善于交际。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。我是个不善交际的人。
   前不久一个白天我坐火车从彼得堡去莫斯科。我不喜欢白天坐车,我喜欢乘夜车,那样就可以躺下
 
睡觉不用交谈了。
   但是这是个白天……当我走进包厢看见邻座的面孔,我知道,大事不好!包厢里坐着一个已经不太
 
年轻的女人(她长着一双非常善良的眼睛)、一个漂亮的女孩和一位年长的男人。他们在聊天,看见我时
 
,他们对我微笑着说:“您好!”
   “现在该开始问问题了。”我这样想道,于是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闭上了眼睛。让他们以为我在睡觉
 
吧!
   我的邻座们继续谈话。
   “想吃鸡肉吗?”女人问道。
   “谢谢!”女孩回答道。“我有好吃的面包。”
   男人有美味的葡萄酒,所有人都开始吃喝。我也非常想吃,鸡肉闻起来特别香。但是要交谈……不
 
要!
   “可能年轻人也想吃吧!”善良的女人问道。
   “我不这样认为,”女孩说道,“他在睡觉。”
   “表情可真严肃啊!”女人说道。“多英俊的年轻人,不是吗?”
   然后他们开始长时间地谈论天气、政治和孩子。然后开始谈论领导。
   漂亮的女孩说:“我有个朋友叫卡佳。卡佳的领导长相很英俊,像阿兰·德龙,甚至比他还要英俊。
 
名字也很好听,叫弗拉季斯拉夫•波普拉夫斯基。但他是一个非常严肃、非常不善交际的人。卡佳喜欢他,
 
因为他是一个英俊、聪明又真诚的人,但他却从没注意过卡佳!我觉得,他不是个善良的人……
   我感觉到自己脸红了。
   “看,男孩脸红了!”善良的女人说。“这里太热了,开窗吧!”
   火车在行驶,我在想,卡佳爱上了我。
   “看呐,英俊的男孩笑了,”善良的女人说。“这是因为我们开窗,有新鲜的空气进来……”
   一个图书编目工作者
   马特维•米哈伊洛维奇很早以前就知道,他的工作多么微不足道。有时他以旁观者的眼光看自己,就
 
默默地想,自己看起来应该多么可笑。他想象着自己留给他工作的图书索引办公室查询者的印象。来这儿
 
查询书目的有副博士和博士。他们写论文著书。对于他们来说,他当然是有用的。寻找被遗忘的期刊文章
 
和稀缺书籍……马特维•米哈伊洛维奇听着查询者的话,胆怯地看着他们,就好像他自己是查询者一样。他
 
总是很简短地回答:“好。我会尽力找的,再给您打电话。”
   图书馆一般不接受普通的查询,常见的索引信息可以从学院和大学得到。需要他帮助的都是有难度
 
的查询。只有他,在世界上最大图书馆的藏书中生活几十年的人才能找到这样的书。然后他给查询者打电
 
话:“是尼古拉•彼得洛维奇•格拉乔夫吗?我是从国家图书馆打来的电话。您寻找关于格拉诺夫斯基的材料
 
是吗?请记下期刊号……”
   他从不说自己的姓氏——未必有人会记得。如果有人想起他,那想到的一定是一个矮小的、默默无
 
闻的、坐在图书馆的小办公室里、不知为什么总是习惯小声说话的人。
   ***
   很快在他身上发生了不幸的事——他的妻子去世了。
   他为妻子订做了一块大理石墓碑。在他的妻子安葬后,他做了一个看上去奇怪的决定:“这样写吧
 
,”他对工匠说道,“索洛维约娃•安娜•康斯坦丁诺夫娜生于1936年,去世于1986年。索洛维约夫•马特维•米
 
哈伊洛维奇生于1932年……”
   “死于何时?”工匠问道。
   “还没去世。”马特维•米哈伊洛维奇回答道。
   他的决定似乎是合理的,不会有人、有时间意愿在他死后为他做那些他为他妻子做的事。安葬他的
 
人只需在准备好的大理石墓碑上写上三个词“死于…年”。那时谁还需要他?谁还记得他呢?
   ***
   图书索引部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。这封信是著名的学者、教授、博士写的。他极富盛名——很多年
 
来他常来图书馆,他的著作摆在书架上有一米半那么长。
   同事们很长时间也没敢把信交给马特维•米哈伊洛维奇。
   “亲爱的朋友们!就在前几天我得知了这个不幸的消息——马特维•米哈伊洛维奇•索洛维约夫的死讯
 
。为什么你们没有及时通知我这件事呢?他极其谦虚、富有魅力,为我本人和同事做了许多事。莫斯科成
 
百上千的学者们都得益于他的才能、学识和勤劳。遗憾的是,我没能把这些话讲给他本人听——生前我们
 
都不重视他们,只有当他们去世了,我们才懂得失去的意义……”
   这时马特维•米哈伊洛维奇拿起话筒,说道:“肖明教授吗?我是从国家图书馆打来的电话。您找的
 
是关于……的资料吧?请记一下……”
顶一下
(1)
50%
踩一下
(1)
50%

热门TAG: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栏目列表